Stuff

其实我不知道这究竟是不是我真正想要的。

离开教会,进入一个完全陌生、毫无防护的环境——也许说也并不陌生,毕竟我就来自这样的环境。

但毕竟,已经习惯了曾经的毫无担忧,曾经的对周边完全放心,现在已经不可能。

一切都是需要适应,需要改变,需要重新来过。

曾经以为是逃离,一些借口,也并没有实现。比如我并没有得到更好的网络环境(甚至更差,无论是公司还是住处)。

当然,新的公司还是很满意,除了交通不太方便。

但每次回到那个小房间,来自周围的压抑感,让人透不过气。

已经很多天了,离开以后。

曾经想过离开会让人觉得少一些拘束,并不是的。人所谓的自由只是自己片面的想法,无法回避的是自己的内心。我必须要承认,我无比怀念那张拥挤、但却能让人安心入睡的下铺床,哪怕我依旧每周可以回去睡,但这种联系终究比不上从前。

每个人的路都是自己选择的,如同现在我依旧面临着搬迁。下一个去处又将面临新的未知。选择了“自由”,就是选择面对它换来的代价。不管有多少。

律法终究是为彰显人的罪,就如同没有绝对的自由一样。人终究要在一定的束缚下获得相对的自由,而那种自由,才是真正我们渴慕的东西。失去所有制约,只会让罪恶乘虚而入。

Author: Yorushika Shi
Link: https://sh.yorushika.co/post/stuff/index.html
Copyright Notice: All articles in this blog are licensed under CC BY-NC-SA 4.0 unless stating additionally.